嘻嘻嘻啦啦啦

饭kr的楠嫂

大人和小朋友

海啸霜:

一个踩着尾巴的生贺,祝我们小宝成年快乐。




01


 


电话铃响起来的时候,王俊凯还以为是闹钟,他一晚上没睡好,这会儿只能挣扎着在床头扒手机。


准备摁灭的前一秒,他勉强睁了一只眼,结果在看见来电显示时神智瞬间清醒了。


王俊凯坐起来清了清嗓子,一边接通一边看了眼窗外灰蒙蒙的天。


“喂?阿姨——”


“小凯,源源他有去你那里么?”电话那头的人打断了他,声音急躁得让听者也不由自主提了一口气。


“源源?没有啊……”王俊凯一头雾水,北京离重庆两千公里,正在备战高考的人,怎么会没事儿跑到他这里来?


况且昨晚他们还吵了一架。


“不在吗?那这孩子能跑去哪里啊!可真是急死人了……”


王俊凯握紧了手机,冷汗登时挂了下来:“阿姨,您说源源不见了?”


“是啊,昨天早上说了他几句,他就跑出去了,一晚上都没回来!你说这孩子他能去哪儿呀……”


“阿姨您先别急,”王俊凯瞌睡完全清醒了,他立马掀开被子,“我先联系联系他同学,看看能不能找到。”


 


挂了电话后,王俊凯一边火急火燎穿上鞋,一边迅速用手机下单了现在能够赶回重庆的最早航班。


他知道这和王源妈妈无关——一定是因为昨天下午自己跟他吵了架才会这样。


 


不知不觉已入深秋,早晨气温低得出奇,王俊凯随手拎了件厚外套,手伸进袖子里时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扒着他的手指。王俊凯心中焦躁,不耐烦地甩了甩手,果然有什么被甩了出去,拍在墙上发出清脆一声响。


王俊凯皱着眉,刚要去看那是什么东西,就听见有个尖尖亮亮的声音大叫起来——


“王俊凯你失心疯啊!你甩我干嘛,我差点被你拍死!”


“……”被喊到名字的人僵在原地,背上冷汗直冒。


这租来的小房间里就只有他一个人,这会儿天还没破晓,窗外万籁俱寂,是哪儿冒出的人声?


“王俊凯你傻了?”


仔细听,这声音还挺耳熟。


王俊凯顺着声源低头往下看,这一看,吓得他差点精神失常。


不,他怀疑自己已经精神失常了。


出现在视野里的是一个长得和王源一样的……小东西——原谅他不知道应该称呼“它”为什么。


这个生物除了身高目测十几厘米之外,其余都和人类极其相似——乌黑松软的头发,一对大大的杏仁眼,挺翘的鼻子,还有粉色的嘴唇,而由这些构成的小脸上此时露出愤怒的神色。小人委委屈屈坐在地上,一只手还在揉着自己摔疼的屁股:“你看够没啊,我好冷,你还不快把我扶起来。”


惊吓到说不出话的人连忙蹲下身,用手指碰了碰他,对方立刻扒住他站了起来。


王俊凯内心震颤:软的软的软的,热的热的热的——热的!有体温啊啊啊!!


以及他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耳熟了,这小人不仅和王源长得一样,声音也和王源小时候的奶音一模一样!


缩小的“王源”是比现在小几岁的样子,留着软软的妹妹头,两颊还有没消掉的婴儿肥。他趴在王俊凯手心里,惆怅地望了他一眼。


“我求求你别再发呆了……”王源绝望地用小手捂住自己拇指大的脸,“我怎么办啊王俊凯。”


“你是……王源?”


“……”对方很鄙视地瞟了他一眼,“怎么,两个月没见,你认不出来我了?”


 


02


 


把机票退了的王俊凯此时趴在床上,同歪歪扭扭坐在他枕头上的王源大眼瞪小眼。


“……所以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是你的灵魂还是你的肉身?”


“我怎么会知道啊?你能别再问我这个问题了么?”王源烦躁地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我难道不是比你更想知道?”


“……那你还能变回去吗?”


“我都说我什么也不知道啦!”王源凶巴巴地吼他,“你还不帮我想想办法!还不都是因为……算了,”他泄气地黯然垂下眼,“小凯,你说我妈看到我,会不会晕过去?”


“……”听他这样一提,王俊凯才想起来要向王源妈妈报平安——如果他这样也可以算是“平安”的话。


 


王俊凯编了个谎,说王源来北京找他玩,结果感冒了,所以休息几天再回重庆上课,于是王源又隔空听了母亲一顿熟悉的唠叨。


挂掉电话,小人儿生无可恋地倒进软绵绵的枕头里,轻轻巧巧连个响都听不见:“完了,我算是完了——我去,这天真的好冷啊,北京为什么这么冷啊!”


“暖气还没开,北京当然比重庆冷多了,你怎么就穿这么一点?等下,你这穿的是啥啊!”


“我用你纸巾做的衣服,还不错吧。”


“……”王俊凯转头看了眼自己的床头柜,果然纸巾盒里最上面那一张被撕得跟狗啃的一样,惨不忍睹。


“你就折腾吧你,生病了都不知道怎么带你去医院!”


……


 


话虽这样说,王俊凯也知道对方是身不由己。他忧心忡忡地从浴室拆了条新毛巾给小人当被子,细心地给对方盖上,顺便看了眼那人被纸巾裹起来的身体,突然发问:“哎,那你变那么小了之后,器官还健全么。”


 


小人一下子涨红了脸:“废话!当然健全!你有病啊!”王源用毛巾盖好自己的身体,瞪人的时候完全没有威慑力。


王俊凯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画面,也突然有点口干舌燥起来,他干咳了两声,摸摸鼻子:“呃,要不……我给你找件衣服先?”


 


 


在尝试给袜子剪洞做衣服失败、正准备将剪刀转向内裤却被王源严词拒绝之后,王俊凯把小人揣进羽绒服兜里带出门了。


本来王源的提议是去玩具店直接买个尺寸差不多的娃衣,但是逛到的店里都没有男娃娃在售。王源拒绝穿女装,王俊凯也不好意思拎着个芭比娃娃去付款,于是计划宣告破产。


王俊凯寻思着回家拿毛巾再做件衣服试试,没想到路上正好遇到家裁缝店,于是他就在里面买了点毛线,老板还热情附赠了几块碎布,顺便推销了他一本织毛衣的教程书。


“你真要给我织毛衣啊?”王源是随遇而安的性格,先前的忧郁消化得非常快,此刻笑得在他口袋里直打滚,“老妈子?”


“不然怎么办?你老实点!”王俊凯只要一想到这个小人全身就裹着一层纸巾在他口袋里扭来扭去,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


 


03


 


织小毛衣比织正常尺寸还要难,王俊凯对照着教程把毛线在织针上扭来扭去,看得眼睛都快瞎了。


王源舒舒服服坐在床上用他的手机看电影,屏幕架起来离人二十厘米,搞得就跟坐在电影院似的。


“屏幕好大,太爽了!”


“你休息休息,别把眼睛看坏了。”王俊凯“啪”地按灭台灯,回头看一眼,“饿了没,要不要先吃饭?”


“哦,好。”王源摸了摸自己软软的肚子,恋恋不舍地爬起来,用毛巾裹好身体,“我们吃什么?”


“你过来先。”


“……干嘛,”王源拖着大大的毛巾,歪歪扭扭地走到床边,“你织好了?”


王俊凯捻着小毛衣和小裤子,递到王源面前:“你试试看尺寸合不合适。”


“为什么是粉红色的裤子?”王源很是嫌弃地撅起嘴。


“……因为老板就只给了我粉色的碎布。”


“少骗人了吧?”王源翻了个白眼,“你当我变小了视力也会下降吗?”


王俊凯不以为意:“粉色不可爱吗?你小时候不也经常穿粉色的,那会儿多乖啊。”


小时候小时候,又是小时候。


王源不理他,背过去默默将衣裤穿好。


毛衣稍微大了点,看着像oversize的款式,不得不说,王俊凯对于这种针线活还挺有天赋。


 


厨房和客厅是与室友共用的,王俊凯让王源在卧室等着,可小孩儿不愿意,于是又在他兜里坐了趟顺风车。


 


“源源来,给你安排个活儿。”


“什么啊?啊——啾!”王源揉揉鼻子,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果然感冒了吧!”王俊凯两根手指提起他的衣领,把人传送进装了面粉的碗里,“你在里面踩踩,搅拌好了给你做松饼。”


“怎么这么黏黏糊糊的啊!”王源挽起裤脚,皱着脸,奋力踩了两脚,“沾我脚上了都。”


“咦等等,”王俊凯突然想起什么,凑过来闻了闻,“不会有啥味儿吧!”


“才没有!”王源抗议,“香的!”一边说还一边证明似的把脚丫子翘起来给他看,差点儿摔个屁股墩。


王俊凯抓着那只小脚将他倒拎起来,皱了皱眉:“……是不是还得做双袜子啊……”


“你快放我下来!”王源气晕,“我快要吐了!”


“你这样好可爱。”


“我不可爱!!!”


……


闹了一阵终于开始好好做饭。王俊凯就着水池掰掉芦笋的根部,扭头看一眼,小孩儿还在兢兢业业地踩着面糊。


“你昨天和阿姨吵架了?”


闻言,王源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头去搅面团:“嗯。”


“为什么?”


“我爸妈想让我留在重庆念大学,但我想来北京。”


“你是因为……”


“对,”王源一点头,“我就是因为那个人才想来的。”


王俊凯不说话了。


 


“你别以为昨天吵架的事结束了啊。”王源闷闷地说,“只是被我变小这事儿打断了,我没失忆呢。”


王俊凯抿了抿嘴唇——终于还是提到这个话题。


“源源,你还小,现在……”


“我不小了!”说完后王源看了眼自己现在的样子——真是一点儿底气也没有。他丧气地垂着头,沾着面粉的脸颊鼓了起来,要多悲伤有多悲伤。


“后天我就成年了呢。”他小声地说给自己听。


 


04


 


王源变小之后胃口也跟着小了很多,只吃了拇指盖儿大的东西就摸着肚子说饱了,然后沉默地抱着王俊凯给的那块毛巾去睡觉。


他占了一个枕头当床,整个人都陷在里面,小得不得了,只留给王俊凯一个软绵绵的背影。


 


洗漱之后,王俊凯回到房间,关了灯。枕头上的小人动了一动,把毛巾踢开了,王俊凯又轻手轻脚给他盖上。


他从另一侧上了床,拿起先前王源用来看电影的手机,解了锁屏才发现对方是在看《霸王别姬》。


这部电影,王源看了几遍了?


王俊凯叹了口气。


今天发生的事给他心理和精神造成的冲击太大,疲惫的一天过去,记忆慢慢回炉,他才再一次想起昨晚失眠的元凶。


王源告诉他自己有喜欢的人了。


在王俊凯最初的印象里,王源还是个调皮捣蛋的小朋友,脑袋圆圆的,一看就机灵又聪明。


两家是邻居,所以他们从小就在一个院子里长大。王俊凯记得那时小孩的胳膊还很肉,看起来像一截一截的藕,摸起来却是软的。很多年前,他常常拉着对方柔软的小手,奔跑在重庆的大街小巷。他们在湖边打水漂,在公园放风筝,也会挤在游戏厅里打拳皇。


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软软的肉慢慢消失了,少年像清俊的竹子一样拔节,慢慢褪去稚嫩。他还是把自己当做最信任的人,考砸了的卷子偷偷带来让他模仿家长签字,买了新的自行车第一个叫上他一起去南滨路兜风。


但他不会像小时候一样跟在他屁股后面叫“哥”,每天都字正腔圆地喊他全名——


“王俊凯,等我五分钟我马上下来!”


“王俊凯,路上给我带根烤肠!”


“王俊凯,这题给我讲讲呗?”


“王俊凯,我们去打球啊!”


“王俊凯,你吃不吃小龙虾?”


“王俊凯……”


“王俊凯——”


“王俊凯——!”


 


王俊凯记得这些叫自己名字的声音是如何从奶气变得清亮,又添了几分成熟的磁性。渐渐的,他又发现,这个在他眼皮底下长大的小孩儿开始有了秘密和心事。


其实好像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


他考到北京读大学之后,听说王源选了文科。小孩突然对写作感兴趣,开始在学校的杂志上发表一些文章,再后来,那些充满灵气的文字又刊登在了更多的地方。


王俊凯本来对这些散文没有什么兴趣,纯粹是因为好奇才在报刊亭买了书。


一字一句看完王源写的那些东西,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出自对方的手笔,甚至反复确认作者那一栏的笔名是不是对方的名字。


 


他不敢承认,那个小小的、总是跟在他身后的男孩——他长出了自己不熟悉的灵魂。


那个灵魂坚韧,刚强,独立,但又脆弱易折。他渴望自由,害怕孤单,在每个深夜与自己挣扎撕扯,一遍一遍把自己剖开又等自己愈合。


王俊凯第一次发现了王源的不快乐。


十八岁生日的时候,他自私地许了一个谁都不知道的愿望。


他希望王源可以永远不要长大。


 


05


 


是因为蜡烛吹了三次才全部熄灭的缘故吗。


他的愿望落空了。


 


王源生日前三天的晚上,王俊凯接到他的电话,对方告诉他,他有了一个很喜欢的人。


爱情会让人长大,这话听起来很酸很傻逼,但这时的王俊凯已经知道,这是真的。


作为朋友,他装作没事地调侃了几句,最后还是没能按捺住自己的心思,摆出兄长的架子要他“先做好这个年龄该做的事”。


然后也不知道怎么的,王源就生气了。


 


回想到这里,王俊凯突然觉得挺哭笑不得的。


他一只手垫在脑后,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屏幕上的电影才放到前半部分。


张公公府里,小石头拿着宝剑,说:“霸王要是有这把剑,早就把刘邦给宰了,当上了皇上,那你就是正宫娘娘了!”


小豆子听进心里,郑重其事地说:“师哥,我准送你这把剑。”


 


王俊凯按灭了手机。


他还记得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场景。


小学时市里有个文艺汇演,他和王源作为学校代表被选出来表演合唱节目,曲目是《当爱已成往事》。


那首歌好难,需要技巧,各种高音低音和声,王俊凯至今还记得,他们两个人一起练了好久才堪堪学会。


现在想起来也挺奇怪的,怎么会给选了这首歌,两个小屁孩唱什么爱情唱什么往事,练习时果然被音乐老师批评感情不充沛。回家的路上王源垂头丧气,王俊凯看他不开心,想了想说,要不我们去把那个电影看了吧,看完说不定就懂了。


当然,事实证明,看完了也没懂。


两个人趴在王俊凯的房间里看得一头雾水,什么也没明白,只觉得很压抑很难受。


后来长大之后,王源一个人把《霸王别姬》看了很多遍,其实王俊凯也自己重看过一次,就在发现他对王源抱有不一样感情的那天。


 


王俊凯转头去看枕头上的小人。那是他怀念的王源十四五岁的样子,虽然缩小了很多,但是眉眼那么熟悉,睡着的时候他的嘴角还会不由自主地翘起来,仿佛好梦正酣。有多久没有看到今天这样活泼可爱、爱笑爱闹的王源了呢?王俊凯都有些记不清了。


黑暗里,他悄悄用手指抚了抚对方柔软的头发。


 


“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声线相融的两个小屁孩扎着红领巾,在文艺汇演的舞台上唱得好卖力。


 


06


 


可能是累了,王源这一觉睡得很长,醒来时发现自己似乎又在王俊凯的口袋里。他悄悄探出脑袋,结果被一只大手按了回去。


“喂——”


“嘘!”王俊凯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我们在外面。”


外面?什么外面?


王源眨巴眨巴眼,突然耳边轰隆一声。他还以为地震了,不管不顾伸出脑袋,结果看见飞机的舷窗,外面是他熟悉的世界。


“旅客们,飞机已经安全抵达重庆,地面温度15摄氏度。飞机还要滑行一段时间,请您在座位上坐好……”


 


王俊凯竟然带他回家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才会这样……”也才刚满十九岁的大男孩烦恼地咬了咬嘴唇,“不过你总不能永远都这么小,我想,回来说不定能想到办法,毕竟这里是事发地——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变小的吗?”


“告诉你很多遍啦,睡醒之后就这样了。”


“那为什么醒来就从重庆瞬移到北京了呢,这也太奇怪了。”


王源吃着王俊凯掰给他的一小块全麦面包,含含糊糊道:“不……不知道啊。反正变小就已经是很奇怪的事了啊。”


“要先回你家吗,在你卧室里找找线索?”


“我妈会惊到晕过去吧?”


“那——”王俊凯说,“先去你经常去的地方走走吧,循着你的成长路径什么的?看看会不会有发现。”


 


十七岁之前,王源所有的“成长路径”都有王俊凯的陪伴。


 


他们去南滨路骑车,从这一头骑到那一头,是很长很长的一段路。十一月天气转凉,正是重庆的雾季,空气柔软潮湿,王源窝在王俊凯牛仔服胸前的口袋,只露出一双眼睛,额发零零碎碎地翘起,朦胧而熟悉的景色在面前放大无数倍。他贴着的地方是王俊凯的心脏,那里一下一下健康有力地跳动着,像记录时间的钟摆一样撞到他身上。


路过公园,王俊凯停下来摸手机,王源困惑:“干嘛啊。”


“放歌给你听。”


哦,果然是他最喜欢的周杰伦。


怎么放这么伤感的,王源一边想一边不由自主地跟着轻声和,这街上太拥挤,太多人有秘密,玻璃上有雾气谁被隐藏起过去。你脸上的情绪,在还原那场雨,这巷弄太过弯曲走不回故事里……


 


他不知道王俊凯为什么很喜欢这首歌,是因为哪个人还是哪件事。长大之后王俊凯不会把心事告诉他,就像他也不会告诉王俊凯自己的秘密。


 


北京到重庆,两千公里的距离,在两人之间划了一道海。长大的世界如战场,什么时候手中被塞了枪和茅,还没意识过来就被推到前线,那些很遥远的东西突然近在眼前。


升学,选志愿,为前途步步考虑步步担忧,然后在路途中遇到更多对方不认识的人,各自有了崭新的交际圈,再之后,朋友圈里说哪家餐厅出了新的菜品,也都不是一起尝过——他们早就不再是山城里那两个无忧无虑的玩伴,不知道孤独两个字怎么写。


 


但是后来的人都是后来的,王源想,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你陪我度过这样普通又唯一的人生。


 


骑完车冒了一身的汗,王俊凯又带王源去高中门口吃火锅。


“什么时候换了新的装潢啊。”


“就在你毕业的那一年啊笨蛋。你真的是带我来找寻成长记忆的吗?你其实是饿了吧?”


“我好久都没吃火锅了啊……”


 


辣锅咕咚咕咚地煮开了,这会儿王源躲到了王俊凯的袖子里,边上摆着菜,他探出头用小鼻子嗅一嗅:“噫!好腥喔!”


“你故意这样卖萌说话的?”王俊凯看一看他,又看看那盘粉色的猪脑花,笑得露出虎牙,“你快缩进去一点,小心我等下把你当成脑花儿给煮了。”


“我靠!”


小人儿气得弯下腰,在王俊凯的手腕上用力咬了一口,留下细细一排牙印,可惜对正在吃火锅的人来说就如同蚊虫叮咬。


“鸭肠吃不吃。”


王源忿恨地看了眼前的巨人一眼。


被牙签戳着递到自己跟前的那一小截鸭肠蘸了酱料,油亮油亮,散发着美味的光芒。他没忍住,张开嘴咬住边角,手托着脸一点一点往里嚼。


“哎呦,嚼得我腮帮子好累……”


王俊凯笑得眼睛都没了,牙龈也露出来,可是笑着笑着突然又忧郁了:“王源儿,你要是一直这么小可怎么办啊?”


王源看他一眼,满脸都是红锅的辣油,看着像凶案现场:“你不就喜欢我小么。”


“……”王俊凯一愣,不讲究地用手指给小孩儿擦擦脸蛋儿,“小小的是挺乖挺可爱的,但一直这样也不是个事儿啊……”


未来还长呢。


 


07


 


既然都来了学校,自然没有不进去逛逛的道理。王俊凯带着怀念的表情,王源就不一样了,这地方他天天来,待也待腻了,趴在王俊凯的卫衣帽子里直犯困。


“你教室搬去楼上了哈。”


“对呀,”王源玩着王俊凯衣服上的绳子,揉了揉眼睛,“高三不都是在顶层吗,你忘了我以前老跑上来找你。”


“……难道不是我天天下去找你?”


“哪有。”


“……”


 


周日学校没人,两个人从教学楼闲逛到操场,又从操场溜达到自习室——说是两个人,从头到尾也都只有一个人的脚步罢了。王源把王俊凯的衣服当成游乐园,一会儿在帽子里乱晃,一会儿又拽着卫衣绳子从他的肩膀跳到手肘,最后滑滑梯一样落到手腕,跳进他牛仔外套的口袋。


王俊凯已经习以为常,就任他找乐子。


 


“学长?”


突然被人叫住,王俊凯停下脚步回了头,一个扎马尾辫的女生从走廊那头小跑过来。


他歪着脑袋想了想,才记起来,这是以前广播站的学妹。


“学长,真的是你啊,你怎么回来了?”


“我……就是回来看看。”王俊凯笑了笑,“倒是你,怎么周末还在学校?”


“我过来出黑板报呢。估计这是最后一次了,高三了老师也不让出了……”


……


就这么你来我往地寒暄了几句,女生拎着从画室借来的水粉颜料走了,王俊凯拍拍口袋:“闷不闷?出来吧,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


根本没人应答。


 


“源源……?源源?王源?!”


王俊凯浑身一僵。


人呢?不见了?


是什么时候弄丢的?他慌忙转身,快步沿着来时的路寻找。


叫他老是动来动去!这下好了!他现在变得那么小,万一被谁踩到怎么办?会不会不小心从楼梯上掉下去?学校里面有流浪狗,他遇到会不会有危险?


越想越让人心惊,每一条假设都叫他冷汗直冒。


“王源儿你不要吓我啊……”王俊凯一边找一边徒劳地翻翻自己的帽子衣领和口袋,“你去哪儿——”


突然在衣服里摸到什么东西,四四方方的。


王俊凯皱了皱眉,那东西从外面的口袋找是找不着的,在里面的暗袋里。


奇怪了,虽然知道这件外套有暗袋,但他从来也没用过,因为觉得不方便,而且从衣服里面掏东西,还显得特别中老年。


 


他顿了一顿,才把那个四四方方的东西拿出来——竟然是一部手机。


王俊凯按了开机键,没过多久,屏幕亮了起来,提示他输入密码。他想了想,输了王源的生日。


密码不正确。


他疑惑地咬着唇,又随手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竟然进去了。


 


这确实是王源的手机,锁屏画面是他自己写的字,“回忆是抓不住的月光”。


 


小孩儿到底是什么时候偷偷把这东西藏过来的?手机难道跟着他一起穿越到北京的?为了不被他发现,还藏在这种地方。他那么小一个,得搬了多久。


还有,他是不是没想到自己早上会从衣柜里拿出这件薄外套啊?毕竟北京那么冷。


王俊凯隐隐觉得这手机会告诉他什么——关于王源突然变小的事。


 


手机一开,无数的未接电话涌了上来,王俊凯大致看了下,主要来自王源爸妈和他同学。


 


叔叔阿姨已经知道儿子在自己家,想必不会太担心了。


王俊凯关掉列表,手机又震了一下,顶上跳出一条微博新闻推送。他一个手滑点了进去,刚要退出,又鬼使神差地按了下主页。然后他愣住了。


这是一个王俊凯从没见过的小号,也就是说,这是王源不为自己所知的秘密之一。


他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不对的,可他控制不了自己。


 


小号ID是一串乱码,关注数几十,粉丝只有三个僵尸,显然并不是用来社交的。王俊凯翻了翻,微博里大多是转发,各种电影书籍推荐、NBA资讯,偶尔还关注明星动态,转过周杰伦和林俊杰的微博。


王俊凯手指划拉了两下,在右上角选了原创分类。


微博数一下子少了许多,只有寥寥数条,而其中一条十分引人瞩目。


那一条就只有一个字,“他”。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这条微博竟然有上百条的回复。这个号连个正经粉丝都没有,谁会评论?


王俊凯困惑地点开,才发现原来下面全都是王源自己在和自己说话。


说的话题都是“他”。


 


08


 


“他今天说和我一起回家的,结果又有事。好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好喜欢看海贼王,看了能有八百遍了吧?”


“他没以前那么喜欢喝牛奶了,长大了就会想喝咖啡哈?”


“周杰伦生日,他还给人家画个蛋糕,哈哈哈哈哈哈,难道他以为周杰伦能看见吗?但我怎么有点羡慕。”


“呸,我才不羡慕。”


……


“我发现他今天在看霸王别姬。这次他看懂没?”


“他说要去北京。好远啊。”


“不过没关系,我也去。”


……


“他军训又晒黑了。笨。”


“上大学好玩么?”


“今天他十八岁了,成年了啊,好快。不知道他许了什么愿,会不会和我有关啊?我看见他闭眼前偷瞄我了。错觉吗?”


“和他去听了周杰伦演唱会,真爽,我嗓子都喊哑了。不过他也没比我好多少。”


“他说今天好忙,我还以为他不会来了呢。我就知道他不会忘记我生日。”


“突然想起来,以前有一次过生日他还写信给我,还送了我三个十年,哈哈哈哈哈哈。啊,现在到第几年了?”


……


“他喜欢《你的名字》。”


“他不喜欢虫子。”


“他喜欢吃米粉和烤冷面,他还喜欢冬天吃烤红薯。”


“他不喜欢苦瓜。”


……


“他喜欢小时候的我,不喜欢长大的我。”


 


有一滴水落在屏幕上,底下的字变得模糊。


王俊凯一怔,慌忙抹了把脸。


王源真笨,但又好聪明。他太了解自己,根本就是看透了他的一切,包括他那一点藏匿起来的自私。


那个确确实实和王源有关的、自私透顶的十八岁生日愿望。


 


王俊凯喉结动了动,又快速往下翻。


……


“我有毛病吗,我为什么要自己跑来北京。”


发布时间是两天前。


 


“我在他家楼下,但我不敢上去。他肯定会觉得有负担吧?就这样来找他。”


“我们果然又在电话里吵架了。长大之后我好像确实不如以前讨人喜欢。啊,主要是不那么讨他喜欢?其实我自己也知道啊。我变了挺多的吧?”


“我告诉他我有喜欢的人了,只是没说是他。”


“我都明白啊,他喜欢没心没肺的王源,可是我不是,我不能装作我是。”


“北京好冷啊。我不想再坐在这里了。这个楼道怎么不挡风。”


“哎,如果我变小了,他会多挂念我一些吗?这算生日愿望可以吗?十八岁的生日是不是有特权啊?[大笑][大笑]”


“好困啊,差点坐着睡着了。”


……


 


笨蛋!怎么还有这么笨的人!


王俊凯感觉身体都不再是自己的了,整个人动弹不得,重庆的雾朦朦胧胧钻进他眼睛里。


 


傻小孩还骗他说什么在重庆睡觉,醒来就瞬移到了北京,全都是鬼话连篇。


这个人明明是自己来的,他一个人买了票从重庆到北京,已经到了他家楼下,却连楼梯都没有上。


这是什么傻子啊?


 


谁能想得到,他的生日愿望和自己去年许的愿望同时实现了,只是老天会错了意,闹了一个大乌龙。


 


王俊凯把手机关掉,正准备往楼梯口继续找寻那个小人儿,突然停下了。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下一秒立马转身,朝着原来的方向飞奔。


 


09


 


自习室的门虚掩着。


王俊凯缓缓推开,果然,小小的人背对着他坐在高高的桌子上,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爬到那么高的地方。


已经接近黄昏时分,窗外的夕阳将走廊照成暗橘色,色彩曲曲折折淌过地板,墙壁,桌椅,落在小孩的身上。


 


王俊凯恍惚间想到两年前,甚至更久之前,他和王源经常在自习室里一起做作业或是温习功课——当然了,也不是那么乖,除了学习也会插科打诨瞎聊天。


他高两个年级,放学时间晚,每次来时王源都已经在固定的位置上等他,所以他看过无数次那样的身影。


 


圆滚滚的后脑勺被夕阳勾出一圈金色的边,柔软发丝被风吹得翘起。那个位置卡得很特别,少年一半肩膀沐浴着夕阳光辉,另一半却在阴影里,校服下的身体薄得像一张纸,脊骨却挺得笔直。


……


 


“回家啦。”


王俊凯走到桌前,把手掌摊开,放在王源坐着的桌沿。小孩一点也不惊讶,抬起头来看他一眼,两颗眼珠像玻璃球一样明亮:“这就回家了吗?”


王俊凯点点头。


“好。”王源伸出脚,跳进了王俊凯的掌心。


 


10


 


两个人的家都在同一个小区,路过自己家时,王源扯了扯王俊凯的袖子。


王俊凯悄悄把他放在窗台上的绿植后面,王源蹲在那里,从树叶的缝隙间朝屋里看,像是小精灵在森林。


 


爸爸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翻了一面后朝厨房喊了一声:“你今天还要准备蛋糕吗?小凯不是说源源明天可能也回不来吗?”


“那也要准备着啊!万一能赶回来呢?”王源妈妈的声音中气十足地传来,“儿子十八岁生日,你都不上点心?别看报纸了,快点过来帮忙!”


“哎呀你就瞎折腾,买个蛋糕不好吗,非要自己做……”话虽这么说,父亲还是立刻放下报纸,走进了厨房。


熟悉的客厅瞬间变得空无一人。


 


重新回到自己掌心的王源低着头,睫毛上沾了点露水,王俊凯轻轻用手指揉了揉他的头发。


 


父母这个月都在外出差,所以也不用担心把王源带回家需要解释些什么。


用一颗鹌鹑蛋和一块指甲盖儿大小的“牛排”给小孩儿解决了晚饭,王俊凯又找了个脸盆让他自己坐在里面洗了个热水澡。


 


“你怎么好像都不着急了啊?中午不还惆怅呢吗?”


王源朝后面的人喊了一嗓子。吃饱喝足的他照例坐在床上看电影,今天看的是《不能说的秘密》。


“把头发擦擦干。”王俊凯也不回他,扔过来一块毛茸茸的洗脸巾,像被子似的直接把他半个人盖住了。


“哦……你不和我一起看吗?是周杰伦耶。”王源边擦头发边说。


“没关系,我都看了好多遍了。”


……


“你到底在找什么啊?”


翻箱倒柜一晚上的王俊凯终于引起了王源小朋友的注意。


“没什么——啊原来在这里!”王俊凯长舒一口气,“怎么放在这么难找的地方。”


他把翻乱的书摞好重新塞进书橱,拿起那本千辛万苦才找到的老旧相册,吹了吹上面的灰尘,然后拿着它走到床边坐下。


“王源儿,过来。”


“干嘛啊。”


“你先过来。”


“……”


王源不解,但还是噔噔噔跑到手机前按了暂停,屏幕上的颜色把他人都照成五彩的。王俊凯嫌他跑太慢,直接两根手指拎起来,放在面前翻开的相册上。


“你看看,这是谁?”


王源无语:“我啊。”


王俊凯又指了指他身边的人:“这个呢?”


“你啊。”王源莫名其妙,“你干嘛,怀旧就怀旧,难道我还能认不出我俩小时候啊?”说着他又产生了兴趣,“你这本相册用了多久了啊?怎么破成这样!”


“这是四岁的你和五岁的我。”王俊凯说。


照片上的两个人都圆圆的,穿着土土的大花袄,正望着彼此傻笑。


“哦……”


 


“这是七岁的你和八岁的我。”王俊凯又指向后面一页。


这张是王源第一次戴上红领巾时的留念照片,那会儿他真以为胸前这东西是烈士的鲜血染成的,被王俊凯笑了好久。


……


 


“这张你十一岁了,我十二岁。”


这张的场景王源印象很深刻,是全市的文艺汇演,他和王俊凯一起表演《当爱已成往事》,全程都在强行装大人。歌里的那种情感他不懂,只想赶快结束好和王俊凯去吃火锅。


……


 


“这时候你十四岁了,啊,这一年我已经比你高好多了哦。”


这张是两家人一起去台湾玩的时候,王俊凯爸爸抓拍的。画面是王俊凯把王源扛在肩膀上,正打算扔进海里。王源记得那片海很蓝很蓝,空气里都是海风的咸味,他们俩在那儿玩了好久,还坐了香蕉船,只不过翻了好几次,喝了一肚子盐味儿的海水。


 


……


 


“这是去年,你十七岁生日前一天,我们去滑雪。哦那天你还弄丢了一根雪杖。”


“才没有咧。”王源细声细气地反驳他,“后来我找到了呢。”


他不知道王俊凯为什么突然给他看这些。


 


“明天这里又会多新的照片了。”王俊凯又把小人放到自己的手心。


“还有后年,大后年……”


“以后也会有别人的照片吧。”王源弯腰摸了摸王俊凯掌心的纹路,突然说。


“什么?”


“我说这里啊。”王源站直身子,又从王俊凯的手上跳到相册,他站在照片里自己的位置上,吸了吸鼻子,“这个地方,以后也会有别人。”


他知道故意这样说的自己,特别不可爱。


“为什么?”王俊凯问。


“什么啊……这不是理所应当吗?”王源说,“今后也会一直站在你身边的,应该是更重要的人啊,比如老婆什么的……非要让我说明白你才懂吗,大学生?”


“哪里有什么更重要的人。”王俊凯一点也不管他话里夹枪带棒的小心思,“明天这里是十八岁的你,以后还有十九岁的你,二十岁的你,二十一岁的你,一直到一百岁的你……嗯,就先到一百岁吧。”


“哈?我才不要活一百岁那么老呢,牙齿都掉光了,路也走不稳。”


“那有什么的?就算那样,这个位置也是你,你懂了吗?”王俊凯一双桃花眼弯了弯,漆黑的瞳仁对此时的王源来说浩瀚得就像星空和宇宙,“小时候的你,长大之后的你,还有老了的你,都一定要在我身边,你懂了吗?”


 


王源沉默了很久很久才抬起脸,刚一张口,水珠就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从眼眶往外冒,瞬间润湿了整张小脸。


他哽咽着问:“我不懂,为什么啊,你告诉我。”


“因为我很喜欢。因为不管什么时候的你,我全都很喜欢。”


 


墙上的时钟转动到十二点,王俊凯笑着擦了擦小孩脸上的泪水:“长大快乐,王源。”


 


11


 


十一月八日的早晨,王俊凯被跷在自己肚子上的一条腿弄醒。他迷迷糊糊睁开眼,还没反应过来,另一侧枕头上的人就连人带被拱进了他怀里,毛茸茸的头发蹭着他的脖子。


“变回来了啊。”王俊凯半梦半醒地想,又心满意足地抱住怀里的人,睡了个舒服的回笼觉。


 


12


 


舍不得你踏入成人世界,可我一直都知道啊。


长大的你,也是全世界最好的大人。


生日快乐,最后一次叫你小朋友。



有些温柔的力量 真的很大。可以让你对初心坚定不移。

添福宝五周年贺图图!!
第一次给他们画贺图超开心!!
五周年快乐鸭💛💛💛